男郎社
潮流gay生活社区

我是盲人同志,前男友因白血病去世 | 对话

昨天是5月20日,不是节日,却被过成了节日。前天是5月19日,全国助残日,但鲜有人知。

自从我对话了几位残疾人后,我就更加了解这个群体。17年冬天,我和一位双腿瘫痪的大哥生活了半年之久,看着他拄着双拐在厨房里忙活着一家的伙食,突然,拐杖一滑,他重重地摔倒在地上,我急忙跑过去,将他抱起,他还笑着说:“没事,不痛。”我不知该说什么,只要选择相信他口中的“没事”。

与残障人士接触过的人,或许才能深刻地体会到生活的不易。

4月12日傍晚,我见到了守望兄,也楼公众号的主播之一,同时,他也是一位盲人。

我试着与他对话,聊起了他的过往,你是怎么发现自己喜欢男生的?又是怎么去评判眼前的这个人是否是自己的一生所爱?除了颜值,你最看重对方的什么?有到过歧视么?有遇到过慕残的人么……

剪辑音频时,我听着我们俩的对话,当他说到父亲不在时,我也急忙附和道,“我父亲也不在了。”而后,两个人都云淡风轻地笑了。

那笑声是释然,也是一种人生的无奈。

与守望兄相识是缘分使然,但从他身上,我看到了无限的热爱生活的光芒。(往期文章:那三个大男人怎么在大马路上牵手啊?)

也楼:守望哥,你好!我昨天在朋友圈征集问题,大部分人都会好奇,双目失明是先天的还是后天造成的?

守望:我是先天的。

也楼:我想知道之前让你录文章,你是怎么操作的?

守望:我们的手机和电脑有专门的语音软件,可以把屏幕上的文字通过语音软件来朗读的

也楼:那你是学这个播音专业的?

守望:我是学盲人按摩的,后来在北京时认识一个朋友,他不断地鼓励我,说我有这方面的天赋,于是我就报了首都师范大学的函授学播音主持。

也楼:前期做这件事情,会很困难么?

守望:刚开始肯定有的,比如说在学习的过程当中,我们需要登录学校的系统账号去听课,虽然读屏软件什么都可以读,但是如果要是涉及到一些PPT的一些东西就读不了,包括图片,还有一些动画的东西,包括演示文稿都是没法读了。这个时候,我们就需要求助别人去帮忙,这个困难是很大的,而我们大部分的课程都是演示课,这种演示课都是没有办法独立完成的,都是需要别人帮忙。

也楼:那你是只负责录,后期都是让别人来弄?

守望:后期我也可以做。

也楼:这个怎么实现的呢?

守望:跟你们一样呀,也是用Audition这个软件呀,依然还是借助于读屏软件,包括什么压线呀、混缩、vs插件,等等都是可以去读的。

也楼:原来如此,现在的软件还是很人性化的。

守望:对,我在跟别人交流的时候,如果我提到自己的视力情况,他们的第一反应就会认为我是假的,不可能,他不会联想到盲人怎么上网。

也楼:那你是怎么知道自己喜欢男生的呢?

守望:我在北京的时候认识了一个朋友,可能是他的因素吧,我当时什么也不懂,也不知道这方面的事情。后来这个朋友说我人好,声音也很好听,还说我很单纯,跟我在一块儿没什么拘束感,后来他就说希望能够照顾我。他当时是有家庭的,再加上我从小就在外面飘,一直没有家的那种归属感,家的概念对于我来说是比较模糊的。刚开始的时候,我还比较犹豫,我在想我是接受呢?还是不接受呢?但时间长了,我还是挺依赖他的,什么事情都是他去做,我不管。

也楼:一开始是对他的依赖,但后面渐渐的就发现,这可能是爱情。

守望:对!

也楼:那你现在离开北京还有跟他联系吗?

守望:他已经去世了,白血病去世的。

也楼:那你之后有再谈对象吗?

守望:也试着交往过一两个吧,也不是那种正式的交往,就是大家在网上聊聊,但是感觉还是有一定的差距。

也楼:你要怎么去判断,他到底是不是你喜欢的人?

守望:首先对我来讲,我觉得外表不是最主要的,我觉得最主要的是能够去读懂一个人。怎么说呢,就是能够去读懂自己的。因为我发现好多人都是有那种外貌协会的倾向,这种注重颜值的人还是很多的。我注重内在美,但是这种人往往都不敢释怀,为什么说不敢释怀呢?第一是因为感情曾经受到过伤害,可能不敢把自己的内心太敞开,跟刺猬一样包裹起来,别人就没有办法去走近他。第二种,就是他也很矛盾,就是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去做。反正,如果是我个人的话,我肯定不会太注重外表,我会注重一个人的人品和内在美。

2

也楼:那你们是怎么认识圈内人呢?

守望:我们视障者认识圈内人,目前只有一种方式,比如说网络、qq群等。其它的一些社交软件,对于无障碍的支持还是很差劲的。

也楼:少了颜值的标准,你的爱情会更加纯粹么?

守望:我觉得会,因为大部分人会觉得找一个盲人会有一种颠覆,就是他要照顾他,这样的话,他就会在无形之中产生一种后怕的感觉,就是还没谈感情,他就有点怕了。我觉得照顾一个人是相互的,我们跟所有的健全人交往都是一样的,相互的照顾、付出,如果是单方面地、一味地去付出的话,那分手也是迟早的事。

也楼:你找的对象都是怎样的?和你同样情况还是?

守望:不,我应该还是不会找一个跟我同样情况的,我们还是要从现实方面去考虑,如果两个人都看不见的话,那在以后的生活上,会彼此造成非常大的麻烦。

也楼:对,但这就会出现一个情况,就像你说的不想让对方单方面付出,但人有一种天性,会去照顾弱势群体,他会主动去保护你,很难像你说的那样互相照顾,所以你的爱情就会比较困难一点,那如果你遇到这样的情况,你怎么去解决这个问题?

守望:我跟我之前的朋友在一起后,他照顾我的成分肯定会多,但我在某种程度也会去照顾他,如果是我下班回来的早,我就会把饭做好,然后等他回来炒菜,我不会说什么事情我都不做。

也楼:意识到自己喜欢男生之后,你会加倍的孤独吗?

守望:首先,我觉得孤独肯定会有的。之前的朋友去世后,有一段时间我都觉得自己患上了忧郁症。当你一味地想要得到的时候,你可能还没有办法融入其中。

也楼:有遇到过欺骗你的人么?比如说他故意把年龄给隐瞒了,你怎么去判断真假呢?

守望:我觉得我的感知能力还是比较好的,我会通过跟他的交谈来判断,因为年龄大的人都会有一个时代性的变迁,跟年轻人或多或少都会有一定的差距。

也楼:这就会存在一个无法论证的东西,就是你的感知永远是你的,你没办法去辨别真假,对吗?你会有判断失误出错之类的情况?

守望:会有。我之前喜欢过一个东北的,因为和他聊的也不错,他也喜欢唱歌,也喜欢音乐,然后我就去他那,跟他一块生活。刚开始的相处还算可以,但是我们始终都没有去越界。后来我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,他没有上进心,人一旦相处久了,就会出现一些问题,比如说他特别喜欢玩游戏,有一阵子玩上瘾了,没日没夜的玩。记得刚开始的时候,我去他那,他没有钱,当时他说没有钱吃饭。我说没事儿。虽然嘴上说没事,但是心里面还是会有一点不舒服的,毕竟我大老远跑到你这里来了。

也楼:对呀,起码的待客之道都没有。

守望:我会觉得他像是一个骗子,可后来,我还是比较单纯吧,我觉得他不应该是骗子吧,都聊的这么久了,如果他想骗我也不会来接我啊,不至于要说没有钱吃饭吧。他说他爸身体不好,家庭情况也很差,他还要拿钱给他爸爸看病,他的工作也不算稳定,他家还是农村的。后来,我觉得大家都不容易,我就没有计较这个事,虽然说第一印象很不好。

也楼:圈内人会有一种雷达,就是可以感受到别人是不是同志,这样的感知雷达你有么?

守望:好像没有。

也楼:你了解慕残的人的心理么?

守望:慕残是这样的,一个是A,一个是D,A就是身体有缺陷的残障,D就是身体健全的,一般慕残者对残障会有心里和生理上的冲动。

也楼:那你有遇到过这样的人么?

守望:有,也有慕残的找过我。相对而言,慕残者跟你谈感情的很少,他主要是生理上的一种冲动,很少会有真正在乎爱情的。

也楼:那这不是爱情,就是一种发泄而已。

守望:对,可以这么认为。

也楼:你有觉得,老天为你关上一扇门的同时,为你打开另外一扇窗,你有受到过这样的优待吗?

守望:我觉得还好,我觉得帮助过我的人还是蛮多的,就比如说今天和我一起来的朋友,他就挺帮助我的,因为我自己也在做自媒体,他就会帮助我做很多的事。

也楼:那有受到过一些歧视吗?

守望:这个肯定会有,比如说你在群里跟人聊天的时候,如果你告知别人你是盲人,就会有人来挖苦:你看我们健全人都找不到对象,你看你一个盲人还出来瞎嘚瑟什么呀。

也楼:会受到言语的击,那你有跟家人出柜吗?

3

守望:目前没有。

也楼:那你父母有催婚吗?

守望:严格意义上来说,妈妈肯定希望我找一个,但是我自己也很清楚,她总是想让我找,我就告诉她,找对象又不是去菜市场买菜,要看缘分的。

也楼:你的感知里,你认为世界是怎样的?

守望:首先,我跟大部分的盲人不同,我会全国各地的跑,去旅游。

也楼:旅游对你来说,意味着什么?

守望:放松心情,感受祖国的大好河山。就比如说我去三亚,我要是说出来大家都很难想像,我会选择自由行,而不会选择去跟团。第一,因为自由行,对自己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挑战,并且自由行的价格不管怎么算,肯定是比你跟团要便宜,而且,我很喜欢高难度的去挑战,我很喜欢折腾,怎么说呢?就是不会被命运所屈服,我很喜欢这种生活。

一般到了一个地方的时候,我差不多都是网约车,我会很真诚的告诉司机我的视力不太方便,让他把我送到我想去的地方。一般的旅游城市都会有很多很多的人,只要你嘴甜一点,多主动的去问问大家,他们都会很热情的带你去玩的,而且玩的特别开心。

也楼:是的,大部分的人都是善意的,那你可以描绘一下你去过的地方给你带来的不同的感受么?比如你刚刚说到的三亚,你觉得三亚是怎样的呢?

守望:我觉得三亚是一个比较浪漫的地方,同样都是有海的,但是我觉得跟大连还是不一样的,三亚跟大连最大的区别,我个人认为,它的海比大连的会好一点,海水打在脚上的感觉是不一样的,很舒服,很亲,大连的海水让人感觉到凉、刺骨。

也楼:那重庆是什么感觉?

守望:热、辣,不管吃什么都是觉得辣。

也楼:你对这些感觉还是挺印象深刻的,很多人都不会注意到像海水打在脚上的感觉。

守望:大部分人去一个地方,都会注意这个地方的外在,比如说这个城市的风景,不管去到哪里,就拿着手机到处的拍,几乎就是走到哪拍哪。我敢说如果是这样的旅游,自己到底玩了多少地方,可能自己都不一定能记得,自己都没玩好,因为都想着拍照了。你如果问,你去的地方还能记得吗?他要是不拍照的话,我敢说他不一定能记得。我也会拍照,但是我不会那么疯狂的拍,如果我感觉这个地方,我很想留念的时候,我会找个人来帮我,一般都会有人愿意帮忙的。

也楼:你觉得照片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?

守望:意味着一种回忆

也楼:你会去翻吗?

守望:会的,我会去翻,如果我突然想回忆了,我就会在手机里翻一下,甚至于包括我跟一些人的聊天记录,以前所发生过的一些事情,我都会去回忆一下。

回忆是对人生的一种洗礼。

也楼:你觉得政府对于残疾人的服务设施方面,你觉得健全吗?比如盲道,你对这些设施真实的反馈是什么呢?还有一些什么建议?

守望:我个人觉得,除了北京可能稍微会好一点,其它的地方可能都会比较差,比如盲道上有井盖的,盲道建设不规范的,盲道占用摆小摊,停放自行车和汽车的……有些盲人要是稍不注意就很容易撞到,甚至还有更奇葩,有些三四线的小城市,会在盲道上树立电线杆的,你走着走着就会碰上去。

也楼:自己出行最大的阻碍是什么?

守望:我旅游的时候都是去大城市,小城市不敢去。因为小城市的服务不行,还有小城市综合对残障的认知度比较少,包括素质等等。我最头疼的就是火车站的工作人员,有时找不到人,服务态度还特别差。

也楼:不是会有一些优先通道吗?

守望:说是这么说,很多东西,到一些地方上都成了一种摆设,真正能落到实处的还是很少的。

也楼:如果为残障群体发声,你会说些什么?

守望:还是希望,通过这次的访谈能够有更多的人来了解残障这个群体,不要单方面的去想,如果找一个残障的对象你就要去照顾他,还是会有很多残障的人是可以互相去照顾的。当然还是希望所有的人都能够明白,残障这个群体其实跟所有的群体是一样的,会有好人和坏人,所以在交朋友方面,要自己鉴别和斟酌。

也楼:有时候我会想下辈子我希望能怎样怎样,你会有这样的想法吗?你对未来有什么期待?

守望:我暂且还没考虑到下辈子吧,因为我这辈子还没过好呢。我最大的心愿是希望以后不要那么孤独,希望真的能有一个懂自己的人出现,若有缘分,很希望能够遇到这样一个人。我希望以后能够把现在在做的微信公众“听守望”弄得更好,让更多的人去关注。虽然我是盲人,但是我的自媒体也可以做的很好。

也楼:感谢守望兄,祝福你!

后记:生活中的我乐观开朗,从来没有放弃过生活,也不屈服命运,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。

很高兴能够和微信公众号也楼的创始人进行访谈,也很感谢大家能够用心阅读这些文字,同时也希望能够在茫茫人海中找到可以走进我生活的那个他。

愿有缘的你可以出现。

感谢也楼,感谢大家!

祝也楼的节目越办越好,我们一起加油。

赞(1) 打赏
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:男郎社 » 我是盲人同志,前男友因白血病去世 | 对话

评论 抢沙发

评论前必须登录!

Hi, 请登录     我要注册

男郎社,潮流gay生活社区

在线GV男郎社联盟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