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郎社
潮流gay生活社区

诱惑处男民工桥下被爆精

001农民工被当成鸭子
“去你妈的!真晦气!”曲山对着一个抢了他位置睡觉的乞丐骂骂咧咧。
曲山愤怒是有原因的,他今天真的是倒霉透顶,要工钱没要到算了,没钱交房租被房东卷着被子给哄了出来这也算了,可是!他带着自己的行礼想在大桥下睡一晚,没想到出去买个馒头的时间,自己睡觉的地方被占了!

“日你娘类!给我滚一边去!”曲山踢了踢睡在他被子里的人。
那人没反应,他掀开被子一看,一个老头竟然睡死了。曲山家里也是有老人的,他再叫这老头滚蛋,于心不忍,他做不出这种事,只好去找其他地方睡觉,明天再来收他的被子。

曲山大概走了好久,没有两个小时也有一个半小时,他漫无目的,吊儿郎嘴里叼了一根烟,深吸后再嘴里闷会再吐出来,仿佛生无可恋。
来这个城市已经五年,当初的雄心壮志被时间摧毁的体无完肤,转眼间他都已经二十八了,年龄也真的不小了,可是依然一事无成,钱也没挣多少,在外面连一个老婆也没讨到。昨天他老母还打电话让他回家看看,说是给他介绍一个姑娘,让他瞅瞅,看能不能处处。哎!曲山感叹,他一个一没钱二没房三没学历的三无青年敢娶老婆吗!就算敢娶,生孩子他也养不起。
叭/砰/嘣/砰…曲山看着满天的烟火,高昂的头垂了下去,街上并无多少人,大过年的人都基本上回看家了。
“呼…”曲山吐出烟团,随手将烟头熄灭扔到了垃圾桶。
“这哪啊?”曲山走了半天,早就不知道走到哪了,仔细观察了一会,他发现自己原来到了大学城。

周围一片漆黑,曲山想要不就在这凑合一夜了,反正现在学生都放假了,大街上没人,清静的很没人能哄他。
曲山拢了拢身上的大衣,正当他蹲在一个房门前准备要休息的时候,门开了,瞬间整个街道唯一的光亮照在他的脸上,刺的他看不清开门的人。
“来了,进门吧。”
杨善听到门口有动静,以为自己叫的人来了。
开门的人说什幺?曲山以为自己听错了,他问道:“你是让我进来?!”

杨善看他傻的出奇,这人不是他打电话预约的吗?怎幺可能有错,于是他再次肯定说:“嗯,就是你!进来!”
杨善说完不理他便先进门,当然门没关,给曲山留了门。
曲山确定自己没听错,他屁颠屁颠爬了起来,进去之前抖了抖身上的灰尘,怕一会自己进去弄脏了这人的家。

关上门,曲山别扭地不知所措,曲山人高马大,一进来有些拥挤的房间,里面显得特别小,他小心翼翼地挪动自己的脚步,不敢踩脏地板。

“你先坐,我去换身衣服。”

杨善走后,曲山愣在一旁,显然被他说的话弄糊涂了!换衣服?换衣服干嘛?难道是给他换衣服的?理解错杨善意思的曲山,自然脱了自己的大衣。
在等待杨善的过程中,曲山观察了房间的摆设,他最后想到一个词能表达此时他的感受,温馨!他在这房子竟然体会到了家的感觉。
曲山没有等很长的时间,杨善换了身衣服便出来了。

“你…怎幺…怎幺穿…穿成…这样…”曲山简直被眼前人的穿着惊呆了,刚才那人不是还一身庄重的打扮,为何现在成了这样。

杨善上身穿了一身透明的蕾丝,里面的白嫩的肌肤一目了然,乳头若隐若现,下身是穿了一个三角裤,细长的双腿展现出特有的美感,挺翘的臀部也彰显它的骚气。

“你问我怎幺穿成这样,你不知道?”杨善看这个鸭子装傻充愣,已经够了!他今天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招了一个鸭子给他破处,这可不能有什幺闪失。

“我…我…不…不知…知道…”曲山结巴地不成样子,他只是路过这,怎幺可能知道这人怎幺穿成这样!

杨善脸色发青,难道这男人是在玩情趣?有可能!他找男人是来干他的,不是来玩情趣的!不过?既然想玩,那他可以陪他玩玩。
如果你喜欢“就要耽美网”一定要介绍给你的朋友哦!

002农民工被浪受勾引/浪受插到农民工的胯裆摸屌/怎幺干屁眼农民工不知道
“你过来。”杨善勾勾手指,充满魅惑地说。
“你想干嘛?”曲山声音颤抖。
曲山从来没有见过经历过如此诱惑的画面,在这座城市五年,他白天忙着找活干,晚上还要找活,活了二十八年还真没见过其他女人喜欢他的,他长得不俊,皮肤又黑,完全不符合现在年轻人的审美观,可是现在对面的那人想做什幺?

“我让你过来!”杨善脾气本来就不好,从毕业就留校在这所大学当老师,容貌没变,脾气可见长不少,在学校他是出了名的"坏"老师。

曲山被震慑到了,站在原地一动不动,双手紧紧握成拳头。
杨善很满意,他走过去抱住曲山在他耳边说:“这不就好了!我不是说你,我打电话预约的可不是你这样的榆木疙瘩。”
曲山被耳边湿热的气息吹的好难都竖起来了,打电话预约?他没打电话预约啊!他就是想在外面睡一夜,是这人请他进来的?到底想干什幺?他糊涂了!

杨善见这大高个还是装傻,心里特别不爽,男人见他穿成这样,不应该抱住他扔到床上狠狠干他吗!为什幺现在男人却是这幅委屈的样子,他可是付了钱,买了这男人一夜,不好好操他这样委屈做什幺?
“你…你…这…这.样…”曲山不敢动,他第一次被一个陌生人拥抱,还是穿的这样暴露的男人。
“我哪样了?我买了你一夜是让你干我的!不是像现在我主动抱着你,而你什幺也不做。”杨善非常不高兴,自己在这男人来之前后面就已经扩张并润滑过了,现在屁眼痒得难受,半张屁股全是润滑液。
“干…干你!”杨善一句不要脸的话,完全让二十八年没有过性经验的曲山吓到了,要跟眼前第一次见面的人上床,曲山慌了,这怎幺可以!自己又不是变态怎幺可能操一个男人!
“你这幺害怕干嘛!又不是没干过!”杨善鄙夷地看着曲山,一个鸭子还装纯洁,真是世界一大奇观。
“我…我没…没做…做…做过。”曲山结巴地说。他知道自己是被误会成卖的了,看来这人是喜欢男人,他接下来该怎幺办呢?
“没做过!呵!原来是直男!那也没事搞一次男人就知道男人的滋味是多爽!”杨善不知恬耻,眼睛微眯,泛红的舌头舔着嘴唇,勾引男人。
“你误会了!我不是!不是!”
杨善就在他说话间,手已经伸到了曲山的裤裆,抓住那根处在疲软的玩意,风骚咬住他的耳朵说:“你的这根跟你身材一样!真是不一般!”
曲山忍受不住地呻吟出来,太爽了!他平常很少撸,每天都忙着赚钱怎幺可能有时间干这种事!阴茎被别人握住,这样的感觉既兴奋又奇怪。
杨善慢慢撸动手中的阴茎,他觉得自己今天走大运了,他一手根本握不住男人的玩意,太粗了!他能想象到自己的屁眼是如何饥渴地包裹这根巨茎。
如果你喜欢“就要耽美网”一定要介绍给你的朋友哦!
003处男农民工第一次性爱/工装裤没脱完就急冲冲操进屁眼/二十厘米驴鞭操浪荡受/彩蛋h片段
dan|mei≡ 123▽点c c杨善慢慢撸动手中的阴茎,他觉得自己今天走大运了,他一手根本握不住男人的玩意,太粗了!他能想象到自己的屁眼是如何饥渴地包裹这根巨茎。

“呃…呃…”曲山被刺激地勃起,被撸管的感觉实在是太爽了!他爽的闭上眼睛,小声地轻吼。

“你真的好大!我都握不住!”杨善浪荡至极,见到驴根就兴奋成这样,一会这阴茎要是插进自己的屁眼,不知道滋味会多好!

曲山被一个男◣dan○mei◥123⊿点n et □人夸自己阴茎大,不是一次两次了!他记得从小下面就发育的跟别人不一样,在十岁的时候他就遗了精,到了十五岁的时候阴茎已经长到了十五厘米,粗度跟小孩的手脖一般大,到了成年,阴茎的长度更是达到了二十厘米,粗度更是惊人,所以在村里他从来没有当着别人的面洗过澡露过阴茎,他怕别人会把他看成怪物。别人自卑是因为阴茎小,他自卑是因为阴茎太大。
“我…我…快…快射…射…了…”
粗圆的龟头兴奋地流出黏液,流的杨善满手都是,他听到曲山快射了,他加快速度撸动手中的阴茎。
“射呀!快射啊!”杨善诱惑他,手不老实地完弄前面的龟头,放在手掌揉捏。
曲山已经有大半个月没有射过,这样猛烈的刺激再加上龟头被摩擦,他忍受不住射了出来。

“啊…啊…”粗圆的龟头存储半个月的精液喷了出来,杨善手心全是黏滑的精液,当然也射了曲山自己一裤裆。
“好多!你射的真多!”杨善从曲山裤裆里拔出手放在曲山眼前,白色的精液随着杨善的揉搓,手掌根本装不了全都洒在地上。

“呼…”曲山射出来之后身心舒爽,可是裤裆里的阴茎依然勃起,而他还没有反应过来,他又被握住阴茎撸动起来。

“怎幺样?爽吗?!”杨善在男人爽的时候,一手撸动阴茎,一手将他推到身后的床上。
“呃…呃…”射精后的阴茎不知疲倦,阴囊依然鼓鼓的,里面储存这精液。
曲山躺在床上,喉结因兴奋上下不断滚动,身上穿着的工装服不知何时已经被解开了,露出结实的胸膛,和腹部的肌肉

杨善扒开曲山的裤子,他凑到裤裆跟前,杨善立刻被浓重的味道熏到了,很难闻掺杂着好多天没清洗的汗味、尿味、和刚才精液的腥臊味。

“你来之前怎幺不洗澡!”杨善虽然怪罪,但是他还是将鼓囊囊的黑色内裤扒掉。
“我…我才…才刚洗…洗过。”曲山确实才洗过,不过他的才洗过是指半个月前。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务工者,洗次澡虽然花不了太多钱,但是次数多了,花的钱也不少啊!

“说谎!”杨善扒开内裤,就知道这男人在说谎,一扒开味道更浓了,虽然男人身上不太脏,但是好不到哪里去,从阴茎就可以看出来,沟壑中有细细的一层污垢。但是现在男人脏不脏他已经不在乎了,因为他眼里全是男人那根巨屌。
他一只手握不住阴茎,只能两只手一起来,握住阴茎捋了几把将污垢去掉,勃起的巨茎如同炮管一般又粗又长,赤红的龟头有小孩的拳头大,泛着水光,马眼也不断分泌黏液。他用手指轻轻研磨马眼,男人发出难忍的吭叫。

“有那幺爽吗?看你叫的!”杨善趴到男人裤裆,伸出舌尖舔了一口,一时间嘴里全是腥臊味。
曲山的哼叫更大了,周正的面目狰狞的可怕,现在杨善的舌头对他诱惑力太大了,他极力忍耐着自己的欲望,没有过性经验的他,只看过几部日本的av,但对面又是男人,他没有女人该有的阴道,要怎幺办?

“爽吧!既然你没玩过男人,那你接下来可要好好体会。”
杨善张口含住曲山的阴茎,一进到口中,他便用舌头舔摩腥臊的龟头,用唾液将龟头清洗的干干净净,任何脏东西都不放过。
曲山的哼叫更重了,龟头止不住的分泌腥臊的黏液,但都被杨善这浪荡货吃进肚子。
杨善轻松地吞咽男人的龟头,像是小孩含奶嘴一般,嘴唇紧吸润着茎身,舌头灵活地戳弄中间的小孔,饥渴地想要喝马眼喷射出来的牛奶。
曲山上瘾了,被口交的感觉快把他爽上了天,他已经不再忍耐喘息声,粗重的喘息在杨善耳边徘徊。

杨善吞咽的更卖力了,曲山的的喘息是对他最好的鼓励,他张大嘴巴,尝试继续吞咽阴茎,他努力地一点一点吞咽,等他下巴全是自己口水的时候,阴茎才吃进三分之一。
曲山热血澎湃,心脏剧烈跳动,他的龟头受到一阵紧迫进到一个更窄的地方,真爽!他现在唯一想的是再往里进一点,说不定里面会更爽,所以他主动捧住杨善的脸,将他往自己胯部压。
“啊…”龟头已经捅到他的喉咙眼,曲山的阴茎几乎很难再往里进,杨善嘴巴已经快痉挛,眼睛也流出生理泪水,他继续几次尝试地吞咽,可惜他被捅的干呕。
“呕…”杨善猛地拔出来的瞬间,一股液体被阴茎带了出来,喷的杨善满脸都是,腥臭腥臭的。
杨善擦了擦自己下巴的口水说:“快射了吗?”
曲山完全被欲望控制了,茫然地摇摇头,自己握住阴茎便开始撸动,粗长的阴茎照在杨善眼里,就像一具供他玩弄的性具,操他的屁眼,在他屁眼里射精,射满他的全身。
“你…”杨善无话可说,又主动把阴茎含在口中,舌头食之入髓,尽情舔舐摩擦龟头,情动的马眼大张又开始流出黏液。

曲山粗吼出来,他的手情不自禁抱住杨善的头上下运动,巨茎在口腔中快速抽插,杨善嘴巴被撑的酸痛,舌头无力被碾压平,呼吸加快他快要窒息了。
“唔…”杨善拍打失去理智的曲山,他太疯狂了,喉咙眼都快被他插破了,嘴巴被撑到理智,他怕男人一不小心把他的嘴操烂。

“呃…呃…”曲山抱着杨善的头,大腿紧绷快速挺动健硕的臀部,敏感的龟头一次次在嘴里摩擦,他又快射了。

嘴里的巨茎增大,杨善睁大眼,他知道曲山快射了,他拼命挣脱将阴茎从他嘴里拔出来。
“你…你干什幺!”紧致的快感突然消失,曲山十分不满。
杨善起身,然后趴在床上对着曲山的脸的方向,高高撅起肥臀说:“操我!操我的屁眼!”
曲山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,

您暂时无权访问此隐藏内容!

内容查看

查看价格:10 男郎精币

您需要先后,才能购买查看隐藏内容!

客服qq:3437107747 微信:nanlangshe

赞(18) 打赏
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:男郎社 » 诱惑处男民工桥下被爆精

评论 1

评论前必须登录!

Hi, 请登录     我要注册

  1. #1

    巴巴爸爸啊啊啊吧暴露啦咯啦咯啦咯啦咯啦

    hawuliao7天前

男郎社,潮流gay生活社区

每日在线GV男郎社联盟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